徐娇红薄纱古装美国逛街 网友:你穿越来的

摘要:网易娱乐6月22日报道艺人徐娇因《长江七号》女扮男装的萌样爆红,现在已经是19岁的少女,现在一边在美国求学,一边继续演艺事业。她近日将及腰长发染成褐色,还穿上汉服去逛美国知名肥皂店

网易娱乐6月22日报道艺人徐娇因《长江七号》女扮男装的萌样爆红,现在已经是19岁的少女,现在一边在美国求学,一边继续演艺事业。她近日将及腰长发染成褐色,还穿上汉服去逛美国知名肥皂店,被网友狂大赞「古风小仙女。」

徐娇长发绑辫子再盘起,加上牡丹、山茶花、红色发带做成头饰,领口、袖口及腰间都是蓝色,接着外搭红色薄纱、花裙,穿搭成汉服造型。她到肥皂店挑东西,一身古装边滑手机边搭电梯,又置身在美国,网友笑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穿越了」、「美得不象话」、「小仙女姐姐!」

喜欢COSPLAY的徐娇挑战过许多动漫角色,从头发、服装都力求神还原,每次晒新照都掀起话题。她这次穿汉服外出逛街,举手投足散发小女人的气质,美颜进化再度迷倒大批粉丝。

近日,葛优、谢园、梁天组团加盟北京卫视《跨界喜剧王》第二季的消息已经确实,节目将于7月22日(周六)晚20:30开播。今年4月,东方卫视推出《笑声传奇》,是《笑傲江湖》的创新升级版,让喜剧明星与素人同台竞技。酷云EYE Pro数据显示,上周日(6月18日)的《笑声传奇》 关注度为0.3801%,市占率7.2941%,位居同时段综艺节目之首。《跨界喜剧王》开播后,收视又如何?拭目以待。

喜剧综艺的大热,引来大批资本涌入喜剧节目制作。

4月,《跨界喜剧王》背后的千秋岁文化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同月,德云社的关联公司通过申请挂牌新三板进驻资本市场。5月,运转9年的嘻哈包袱铺宣布完成A+轮融资。《吐槽大会》背后的笑果文化15个月完成四轮融资。6月15日,A股上市公司华录百纳宣布收购上海嘉娱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欢乐传媒)股权,后者即《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笑傲江湖》等喜剧综艺背后的制作公司。

喜剧产业确实是一个好生意,但若要玩转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喜剧怎么能赚钱?主要靠三条路,线下演出、制作喜剧综艺,还有跨界做影视。要说赚钱还得靠喜剧综艺,这方面率领这批喜剧综艺走上新高的《欢乐喜剧人》的经历很典型。

节目第一季,广告无人问津,裸奔多期。第二季,交口称赞,成为爆款。广告蜂拥入驻,由此也带动了《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横空出世。第三季前,播出方制作方为版权归属明争暗斗,最后和解。然而,节目内容却堪称寡淡,总决赛时请来了“洋和尚”憨豆先生也没带动话题。原因何在?第一季、第二季加上竞品《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用光了市场上顶级喜剧团体的所有储备,第三季只能排上“低配版”,把两季喜剧人的配角升格为主角。

四处串场的喜剧人

繁荣背后,观众开始发现一些问题,比如,不管综艺秀的节目名字如何换, 上台的喜剧人,似乎总是那么几张熟悉的面孔。

《喜剧总动员》主打影视明星跨界,节目由郭德纲和吴秀波分别带队进行竞赛,而这两人恰好是此前《欢乐喜剧人》的主持人。稍有名气的喜剧演员如贾玲、沈腾、岳云鹏、宋小宝等,也时常“周旋”于不同卫视的节目,总让人有种在看同一个节目的错觉。

密集的赶场刷脸,带来的另外一个大问题,便是好作品越来越少,内容日益趋同。几个套路下来,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也是情理中事。

创意短缺

一些喜剧综艺的策划人说,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能拿出手机念个笑话,个个都是段子手,观众笑点越来越高,原创好段子越来越少,想要让观众捧腹,越来越难。

还有,从创作规律来看,喜剧综艺周播频率对演员和编剧的消耗非常大,即便对于剧本积累丰厚、配合默契如沈腾、马丽的组合,都吃不消。

《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总冠军岳云鹏在谈及参加节目的经历时,将其比作学生每周要交的作业,时常会觉得疲惫不堪;有多年表演经验的喜剧演员贾玲在谈及《喜剧总动员》时称,每10天需要出两个作品,并且要提前制作道具,贾玲团队的编剧孙集斌为此向她抱怨:“原来我们写一个小品,要不断‘压场’,听取观众意见,最少都要一个月,我们现在违背了创作规律!”

人才短缺

无论是节目扎堆同质化问题严重,或是喜剧综艺创新能力不足,直接症结其实都是人才短缺。

喜剧演员表演并非张口就来,喜剧作品乃至脱口秀表演背后,都需要大量成熟编剧和写手,加上表演者反复排练,表演时达到和编剧创作时一字不差的状态,才会有表演者最终在舞台上云淡风轻的调侃和精彩呈现。可以说,台前表演者和幕后编剧都是喜剧表演的 核心资源。

而无论是表演者还是编剧,人才缺失已是行业众所周知的难题。为了保证收视,喜剧综艺策划方大都希望表演阵容越大牌越好,但据业内人士透露, 国内活跃的一线喜剧大咖,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赚钱是终极

作为赚钱的第三条路,喜剧人在影视方面的影响力普遍很有限。郭德纲、岳云鹏、艾伦等主演的《欢乐喜剧人》今年3月登陆院线,最终获得接近6700万票房;岳云鹏主演的另一部喜剧电影《疯岳撬佳人》在今年的情人节上映后拿到了6400万票房;2015年开心麻花在《夏洛特烦恼》中所创造的14亿人民币的票房奇迹,目前仍旧是喜剧行业内的孤例。更接近常态的是其后原班人马打造的《一念天堂》,总票房不足1亿。2016年,口碑更好的《驴得水》最终获得1.7亿元的票房收入。

以上的困难都不是资本能解决的。因此,在资本市场上变现之前,喜剧人应该想清楚,是想当明星还是当艺术家?是圈钱还是把事情做好?资本是要快速逐利的,而喜剧则需要“慢工出细活”,谁跟着谁的节奏,决定了彼此的前途和钱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