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火星家族”网综爆燃的前世今生与星际版图

摘要:在上海电视节中国模式日上,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冷凇,联合南方电视学刊资深记者杨春雨,专访了银河酷娱总裁、火星情报局主创李炜和《火星情报局》总导演

在上海电视节中国模式日上,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副研究员冷凇,联合南方电视学刊资深记者杨春雨,专访了银河酷娱总裁、火星情报局主创李炜和《火星情报局》总导演胡明

本文整理自采访速记,略有删减。

从体制内到体制外,这一路很难

冷凇:李炜老师离开体制内创业,在另一个论坛上曾经自曝两次创业失败,第三次终于成功了,您能谈一谈这次的创业经历吗?

李炜:内容创业是一件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机会多坑也很多。我之前看到的数据是2016年有613档综艺,但是现在能够冲出来的不超过10档,大概只有2%的成功率。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高危的行业,我觉得比其它任何行业都要危险。

在互联网上做综艺要比过去在电视台做综艺困难很多倍,我们过去把一个节目发到卫星频道,其实它是一个拦截式传播,观众总会看到那个频道、总会看到那个节目。但是在互联网上,如果你的节目不够新颖、内容不够吸引人,那可能放几年都不会有人去点击。所以在互联网上做内容创业比在电视台更难,束缚更少,但也没有什么背景和支持。

过去的综艺市场是非常封闭的,一线卫视每年也就能够消化十几个综艺,但视频网站打开了更多的出口,能够消化更多的综艺,也让内容人看到了机会,体制内越来越多的团队出走创立自己的节目公司。但是能够做好一个导演不一定能够做好一个公司。要想创业,资源整合能力需要非常强。我和胡明搭档得非常好,他负责内容创作,我负责资源整合,如果没有碰到胡明,那我这次创业还是会失败的。

杨春雨:如果内容的创意要花很多钱,您批吗?

李炜:批。目前大多数内容团队在开始的时候,都是怀着梦想想做一档自己喜欢的节目,但是现实要比理想残酷的多。第一个是发行,在互联网做内容,如果招不到商,那你的节目创意再牛,也不会有机会呈现出来,有很多团队为了活下来不得不选择外接一些活。再一个现在资本非常热,但是融资对于电视台的内容人来讲,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从最开始有想法到项目成立,我们是先融到钱解决了温饱问题,然后接下来就是听胡明的任性。我曾经跟胡明说,你就沉下心来做内容,其它的事情交给我,缺钱我找钱,缺人我找人,我们分工非常明确。

冷凇:胡明老师,您是从湖南卫视出来的,您觉得做网络平台的节目和电视平台的节目有什么区别呢?

胡明:我认为“网综”是一个不太正确的提法,“网综”容易误导,尤其是对从电视台出来的内容人。从电视台出来的人有一个思维惯性,我们做内容时,知道女人喜欢看什么、老人喜欢看什么、孩子喜欢看什么。

我觉得正确地叫法应该是手综,移动端观看,观众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观看。我们生产的内容不仅仅是跟综艺内容竞争,而是跟现在手机上被开发得越来越厉害的所有功能、内容竞争,比如游戏、微信、拍照等等。当你拿起手机的时候,面临很多的选择。

网综没有办法告诉你用户在干什么,但是手机综艺会告诉你,我们的用户是谁、在什么状态、有哪些选择,以及在做一个节目的时候需要做什么思考。知道观众的观看方式和观看内容,我觉得这是网络综艺和电视综艺最大的区别。

杨春雨:节目载体不同,在做节目的时候要考虑内容有什么不同呢?

胡明:做网综,一定不能“装逼”。

李炜:节目不能太快,要铺垫、要慢慢叙事。

《火星情报局》是这样诞生的

冷凇:《火星情报局》的提案是怎么诞生的呢?

胡明:火星的提案有一个理念,我们是做电视内容还是视频内容,其实我们把自己看成大多数人的连接点,那就是这个提案大家有没有共鸣。如何做到?我们建立了一个很庞大的搜集队伍,比如我们总共40多个提案,但是是从三万个提案中选出来的,我们通过大量的用户群做大量的测试,让他们把最感兴趣的事情告诉我们,然后我们再用电视化的语言表达出来。

冷凇:是全社会的共鸣还是二三十岁年轻人的提案?

胡明:我相信很多从电视台出来的导演都有这样的想法,我的作品可以影响别人。我们要做一个大众的产品的时候要考虑到大多数的人群,我们要做给大多数人、要让大家都感兴趣。

冷凇:《火星情报局》局长、副局长、高级特工这些人设,您是怎么搭建的?怎么挖掘明星的艺能和潜能?

胡明:《火星情报局》可以说是高手如云,薛之谦是网红的绝对NO.1,汪涵是现在中国综艺界的NO.1,让各种各样的强人在高压的情况下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表达自己、展现自己,我们用了一种非常残酷的真人秀的方式。我曾经在灿星学过几年真人秀怎么做。很多录过《火星情报局》的嘉宾都知道,第一次的融入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只找融得进去的嘉宾,用逼迫的方式让明星出状况。目前这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群体,这是《火星情报局》最大的财富之一。

冷凇:《火星情报局》有很多广告是剧情式的方式植入的,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李炜:这是被逼的,客户动不动就撤单,在市场上做节目,客户可以随时撤单,我们原先在台里做节目完全不用考虑广告的事。我们导演组把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给客户更好的创意植入上

之前我们特别不理解这样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活下来是第一位的。其实换位思考一下,客户把一笔几千万、上亿的费用给《火星情报局》,这是对我们节目的信任,我们有义务帮它们做好植入,要么能够帮品牌提升知名度,要么能够帮产品提高销量,这其实是相互信任的过程。

这是一个新型的市场,有人说我们开创了网综的黄金时代,我们是真心为客户做这样的商业植入,第三季我们合作的商业客户超过15个,每个客户对我们都挺赞美的,内容也没有损害。

冷凇:《火星情报局》已经好几季了,你怎么看待现在综N代影响力下降的问题?《火星》会做几季?会不会开拓出新的资源和创意?

胡明:老板的意思是做十年二十季,这是我们的一个小目标。当一个好导演,身边必须要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宽容的CEO,我们老板总是润物细无声地做各种工作、支持鼓励我们。所以《火星情报局》可以做十年二十季,我是非常有信心的。我们一开始就提出了长远的打算,把火星作为一个大IP来创造,大家看到的《火星》才刚刚开始,第三季的《火星情报局》会跟前两季完全不一样。

冷凇:最近广电总局出了一系列的通知,要加强对网综的管理,网络综艺和电视综艺的标准可能会趋同,银河酷娱以后在创作中会不会做一些调整呢?

李炜:《火星情报局》前两季确实有一些打擦边球的场景。我做了8年的新闻,我们内心是有根红线的,知道什么可以碰什么不可以碰,在国内没有这根弦是不行的。

胡明在第三季开录之前提出了一个标准,我们第三季的录制标准就是卫视播出版的标准,可以上任何卫视台。我们非常赞成国家的政策,坚守价值观。《火星情报局》的世界观也特别正能量,鼓励年轻人去创新、发现,保卫火星、保卫地球,我们只是用了娱乐的方式来传递我们的正能量。很多议题闹得很疯,但是汪涵都可以收回来。

杨春雨:您觉得把一个非常有难度的原创节目做得这么成功,还保持这么高的热度,关键点在哪儿?

胡明:一个好节目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恰好有一个非常有前瞻性和布局的CEO和一个非常稳定和想突破自己的平台,再加上有一个非常想实现自己综艺梦想的团队,这几个加起来是最关键的要素。

一开始银河酷娱就是为头部内容而生,我只专注互联网、只专注头部爆款。这个过程中有很多诱惑摆在你面前,到底做还是不做、做什么、做多久,这些问题都要想清楚,是不是头部爆款,如果不是就不做。

银河酷娱要做的是打造一个火星IP

冷凇:任何制作团队火了之后,就有无数个合作方找过来,有些公司会快速拓展,银河酷娱为什么没有快速地拓展很多网综呢?

胡明:内容的诞生是根据人才的诞生而来的,人才的培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有很多公司经过了A轮、B轮融资,但是很快就不行了。商业的本质是盈利,内容的本质是精神胜利。

作为一个内容人,我并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富翁,我想实现自己的梦想,然后把自己想做的东西做出来。我相信80%甚至更多的内容人都是这样的,这是内容人跟商人最大的区别。

冷凇:您如何看待现在很多公司都要IPO或者被收购?每年有自己资本的业绩压力,火星也有自己的股东方,你们能顶住这样的压力吗?

李炜:一个公司任何时候都缺钱,但是做内容不像其它行业。我们最大程度地尊重每个创意、每个人才。钱是不能打动内容人的,但是看到一笔钱的时候心里是特别痒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对焦一件事,把有限的时间放在一两个我们特别想做的内容里,不能被市场变得利欲熏心,要有自己的坚守和坚持。

生态是非常难打造的,我们围绕的内容生态圈还是火星,一开始世界观足够大,是一个高级文明星球的概念,我们把火星变成了一个大IP,我们当时提出的不仅仅只有综艺,还有电影、电视剧、网剧、短视频等等,我们希望把火星做成一个巨大的生态圈。

比如一千万个人看过《火星情报局》之后,没有新内容,他就走了,怎么让这个一千万人留下来看我们的视频,把观众变成用户,继续观看其它的火星内容,我们是把关注度变成忠实度,这个IP生态圈就要做这样的事。

我们是发自内心地想把一个IP经营好,我觉得还是需要匠心精神。想要维持爆款也是很难得,我们认为自己还有提升空间,目前情况下我们还没有准备去接另外的东西,一定要坚守,否则不仅火星保不住,新东西也做不好。

冷凇:银河酷娱除了《火星情报局》,是不是还有其它的打算呢?

李炜:《火星情报局》会一直做下去,新的节目叫《火星实验室》,胡明结合《火星情报局》设计了一个大的世界观,火星情报局、火星实验室是火星下面的一个机构,地球有什么机构、火星就有什么机构。

在整个内容这一块,影视剧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火星情报局》里面穿插了很多剧情场景设计,所以接下来会专门围绕现有的火星特工进行剧集的延伸,比如我们正在帮薛之谦搭建一个非常强大的制作团队,围绕薛之谦的个人特点以及他过去十年间积累的影视作品段子,打造以他为核心的剧情。另外,我们和阿里影业正在围绕火星认认真真地做一部电影,接下来,一定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胡明:《火星情报局》第三季最大的特点就是把情景、剧和综艺打通,从一开始火星就有一个大的世界观,这里面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从这一季会慢慢崭露头角。

李炜:我觉得《火星情报局》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凡是有利于《火星情报局》这个IP发展的我们都支持,凡是不利于的我们都反对。接下来所有的动作和对外拓展都要围绕怎么保护火星这个IP,从综艺变成一部剧、一部电影,这就是可延伸的IP。

做内容,找对合适的平台很重要

嘉宾:做网综,三大互联网视频巨头每家的合作模式都是不太一样的,您能不能聊一下优酷这个平台对于《火星情报局》这几季的帮助和扶持呢?

李炜:没有优酷就没有银河酷娱,没有优酷就没有《火星情报局》。

最开始我们只有一个想法,但是优酷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和信任。这就说到平台对于内容的重要性,所有的内容公司都要绑定内容平台,如果没有,那么你的路将会很难走,毕竟所有的流量、资源都掌握在平台手中。

我们跟优酷的合作,在业内有很多创新。他们会不遗余力地把优酷所有的数据跟银河酷娱分享。在火星选推这块,上海满大街都可以看到《火星情报局》的户外广告,在整个互联网,我们的力度是最大的。

尤其是《火星情报局》第三季,整个阿里大文娱体系的所有市场资源都向火星开放,包括淘宝、天猫、支付宝都会向火星引流,这块平台对于内容的影响较大。作为互联网的节目,一开始它没有电视台那么大的基数覆盖,我们第一轮的观众范围决定了我们接下来的整个流量情况。

今日推送列表

【头条】《白鹿原》出品人赵安:我尽心了,天堂要是有网络视频就好了

【二条】揭秘“火星家族”网综爆燃的前世今生与星际版图

【三条】1号学术|刘畅:开展异态传播现象研究的构想(1)

【四条】1号招聘|爱奇艺 中国新闻周刊 明白文化 搜狐 FT中文网

【五条】1号评奖|欢迎参与1号评奖6月提名(此处有红包)!

【六条】1号炮台|据说今后不交钱,就甭想脱单!

大雨冲了汽车牌

谁的车牌快来领!

今天,昭阳交警在积水路段

拾到多块车牌

受前强将雨影响,昭阳区部分路口积水较深,

积水对过往小型车辆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部分车辆涉水通行时,车牌被冲掉。

蜀黍通过查询车牌信息已联系车主,现部分失主已领回车牌!

认领地点:昭阳区珠泉路市检察院对面的交警岗亭。

警察蜀黍提示:

请以上车主

领取牌照时请携带好您的行驶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