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腾讯与联通的“大王卡”,谈谈我们对“网络中立”有多么无知

摘要:如果你还没有,他在文中介绍了自己最近用手机的习惯怎么变了:因为之前手机号卡的流量资费较贵,于是他换了腾讯推出的大王卡;因为腾讯大王卡给腾讯系应用免流量,他把手机上的应用都换成了

如果你还没有,他在文中介绍了自己最近用手机的习惯怎么变了:因为之前手机号卡的流量资费较贵,于是他换了腾讯推出的大王卡;因为腾讯大王卡给腾讯系应用免流量,他把手机上的应用都换成了腾讯系的应用。

腾讯大王卡是腾讯联合中国联通推出的一张联通卡,月费 19 元不含流量,但每天都会自动开通一个 1 块钱 500M 的流量包,第二天清零并自动续订。他算了一下,自己每天用不到 500M 所以只花 1 块钱,而且不打电话不发短信,一个月下来只交 49 块钱月费。这简直是一件开心,开了又开的大好事。

不是所有运营商,都像中国联通一样喜欢微信。

2010 年中国移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网络信令和数据流量资源大部分都被微信占用了,在广东省一度达到 40% 左右,以至于中国移动总裁李跃约腾讯 CEO 马化腾“喝茶”。在腾讯支付了一部分额外的“信令费”以弥补中国移动的“损失”之后,此事暂告一段落。

但中国移动对微信和腾讯“占用网络信道资源”的指责一直没停过,双方的梁子就此结下。你可能记得,几年前微信曾数次发生宕机事件,有一次移动用户发现别人微信好好的,就自己不行。有人质疑是中国移动捣乱所致,这种质疑没法证实,不过当时以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确实领导了对微信的趁火打劫,比如中国移动旗下和微信竞争的同类产品“飞信”:

好在,中国移动也只能闹一闹,毕竟工信部都表过态,“鼓励和支持包括微信在内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创新发展。”而且随着时间,中国移动看的越发清楚:切了微信,吃亏的是自己。

和微信相比起来,BT 下载服务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

2003 年,因为占用大量带宽,重庆网通、厦门长宽等运营商都曾经对 BT、电驴下载限速甚至完全封闭端口。尽管用户使用 BT 下载的经常是违法资源,BT 下载作为一种技术手段,按照技术无罪论的观点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后来法院判决厦门长宽此举违法,可在那一段时间里运营商根本不在乎。BT 下载这种它不喜欢的服务,就像案头肉一样,说切就切。

和当年重庆网通、厦门长宽对 BT 端口的无情、中国移动对微信的唧唧歪歪相比,现在的中国联通则完全反了过来:它几乎是上赶着为互联网公司提供流量带宽。

如果你是中国联通用户,经常用移动数据刷微博,八成已经订购了包月微博免流量或者微博定向流量包;爱听音乐?8块钱一个月就可以用虾米音乐包流量畅听。

除了微博和虾米,中国最大的在线视频服务优酷土豆、市占率最高的工具应用 360 手机助手等,全都跟中国联通有相关的合作。

中国联通还跟一大票第三方(主要是互联网公司)推出了合作卡,比如京东的强卡、百度的神卡、优酷土豆的酷卡、今日头条的懂我卡、美团的美卡、饿了么的饿卡以及微博的大 V 卡等等。这些合作卡,在基础月费、套餐内分钟短信数流量上各有不同,但最核心的元素都是在使用对应的应用时赠送流量或者干脆免流量。

当然还有跟腾讯合作的大王卡。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最为可怕的一张卡,因为腾讯系的应用(包括游戏)数量有近 100 个,微信、手 Q、视频、音乐、工具、浏览器、新闻客户端、相机、网络电话和王者荣耀一应俱全--是的,它们全部免流量。

不要钱的流量,谁不用谁傻。运营商和它的合作伙伴,就这样用一个简单的逻辑轻巧地左右了你的选择。只是这一次,不用掐掉服务逼你作出决定,一个月几十块钱价值的免费流量,就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你的上网习惯。

从用户角度,你不经意之间就“被”站队了。这还好,毕竟你省了钱。但站在那些没有和运营商合作的互联网公司角度,甚至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这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

中国联通对其他公司的互联网服务正常计费,却对某一家进行流量补贴。这显然是一种双重标准,两家公司提供的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服务,在运营商--用户获取和使用服务的管道那里的待遇却不一样。

如果你是那家没跟联通合作的公司,因为竞争对手免流量而被抢走了用户,这件事听起来是否不太公平?设想某天,摩拜单车推出一张“骑”卡,骑车送流量,或者干脆骑车不要钱,别提其他五颜六色单车能否活得下去,恐怕就连 ofo 也要流失大量用户。

你看,中国联通不需要投资一分一毫,就能轻易决定一家公司的生死。

在评论尸的文章微博下方,有这样一条评论:

网络中立性是什么?

电信行业投资巨大,运营商市场通常由某几家大公司垄断。和中国不同的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运营商并非国有企业,并不承担公有基础设施建设的义务,而是需要自负盈亏。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Google、Netflix(全球最大的在线视频网站之一)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占据的运营商带宽资源与日俱增。最近几年,北美网络流量主要都是 YouTube 和 Netflix 贡献的,比例一度高达 70%。

美国运营商 Comcast 在这里找到了商机,于 2013 年找到 Netflix,要其支付额外的带宽费,被拒绝后,就在内部降低了 25% 的 Netflix 传输速度,严重影响其高清内容播放质量,引起了 Netflix 的抗议。一段时间之后,Netflix 为了保障用户利益决定妥协,签订了一份“互惠”协议,开始向 Comcast、Verizon、AT&T、TWC 等几大运营商定期支付“互联”(interconnect) 费用。随后,Netflix 的速率指数飙升了 66%。

这么干的不止美国运营商,欧洲不少宽带运营商都曾向 Netflix、Google 施压。最终结果通常是互联网公司被迫支付一笔巨额的连接费,以确保连接质量。

而网络中立性 (Net Neutrality),就是为了杜绝这一情况而提出的。根据维基百科,“网络中立性原则要求运营商和政府应平等处理所有网络上的资料,不差别对待或依不同用户、内容、网站、平台、应用、接取装置类型或通讯模式而差别收费。”

包括 Netflix、Google、雅虎、亚马逊、微软、Tumblr、Twitter 等在内的互联网公司都支持这一原则。

一方面确保用户的体验,另一方面也受到互联网公司游说力量的影响,2015 年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美国版工信部)决定公开网络中立,将有关条文写入法规《开放互联网法令》:

时至今日,美国运营商仍在对抗网络中立性原则。今年 1 月,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任,提名阿吉特·派 (Ajit Pai) 担任 FCC 主席,给运营商带来了他们期待已久的好消息:派是一名坚定的网络中立性原则反对者,上任后立刻烧了第一把大火,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废除了禁止电信运营商获取用户隐私资料,维护网络中立条款的《宽带客户隐私保护规则》。随后,派又将枪口瞄准了《开放互联网法令》。

在美国,网络中立即将性命不保。

你会发现,网络中立性问题现在终于摆在了中国手机用户、互联网公司的面前。只是情况很有中国特色:想要将它踩在脚下的并不是电信运营商,而是互联网公司。

腾讯大王卡对多达近百个应用免流量支持,对用户“站队”腾讯系应用带来的诱导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腾讯系应用已经涵盖了即时通信、资讯新闻客户端、在线视频、音乐、清理工具、浏览器、社交网络、电子邮箱、相机、财经、桌面启动器等,以及王者荣耀和数十款 QQ、天天、全民系等手游。

当如此全面的“腾讯全家桶”全都免流量时,对其他竞品应用带来的市场份额挤占、用户掠夺效应将会空前壮观。就连阿里和百度系都难免受到影响,更别提那些初入市场的新创公司--腾讯这么强大,流量还免费,你怎么可能跟它竞争?

两年前 PingWest品玩写过 “中国有两个互联网”:腾讯互联网和阿里互联网。生活在这两张网当中的一个,都会让你在对应的生态里越陷越深;你也可以选择来去自如,只是要被迫接收两张网之间的信息禁运(比如阿里封微信淘宝跳转、微信封快的打车红包、某些音乐软件一度无法在微信分享等)。

但那只是腾讯和阿里两个神仙之间的战争和地盘划分,就像你在肯德基里不能点麦当劳一样。然而现在通过大王卡,腾讯不再需要准备迎接创业公司的挑战,因为它已经提前锁定了自己的垄断地位。如果肯德基的炸鸡和汉堡都免费,沙县小吃和李先生还有存在的余地吗?黄太吉和西少爷肉夹馍,还可能诞生吗?

这不仅是对网络中立性原则的践踏,也将严重阻碍科技互联网行业的创新和良性竞争。

“对不起,我只是个屁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可能有这样的疑问。

来,松口气。至少在今天,作为大王卡用户的你是获益的--它极大地降低了你每月的手机资费,对于大多数人这就够了。

当然,作为普通用户的你,可能再也不会用那些不免流量的应用了。除了要把照片库、音乐库和新闻阅读的主战场从一个软件移到另一个软件里,并未对你造成太多的短期内的困扰。

但在长期来看,网络中立性原则被巨头互联网公司和电信运营商所唾弃和遗忘,仍将威胁用户作为个体的权益。

领导市场的企业将获得寡头或垄断地位。用户的选择权越来越少,而这些公司也会失去提高服务质量和降低价格的客观鞭策。良性积极的竞争将被阻拦甚至杜绝,新创公司没有优势,要么寄生于大公司,要么被切断服务、减慢网速,最终挤压致死。

如果这还不够可怕,还有一条新闻给你:中国联通计划在 A 股融资 700 亿元人民币,而腾讯和阿里巴巴将成为领投方。

此事如若成真,中国联通将成为第一家在混改上实现重大进展的中国运营商,将进一步失去国有企业的身份并自我免除前述的基建责任。到时候,中国互联网就真的成了阿里和腾讯的互联网了。

还创什么业啊。

6月23日,负责任的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信”)在西安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消费金融知识沙龙”活动,吸引了古都不少青年人的热情参与。捷信工作人员从消费金融的行业发展、基本概念、消费金融使用过程中的注意事项等方方面面进行了消费金融知识的宣讲,并通过生动有趣的场景模拟和互动问答,让这些知识深入人心。

捷信中国公关总监郝严先生在活动现场表示,“作为中国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之一,捷信始终把提供安全和负责任的贷款体验作为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捷信长期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消费金融知识普及活动,履行消费者教育的企业社会责任,希望能够帮助公众提升对信用记录重要性以及负责任借贷理念的认知,共同推动中国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

西部网总编辑饶建军先生也应邀出席此次沙龙。他表示:“消费金融提倡合理的超前消费,对于许多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能帮助他们提前获得更好的生活品质。捷信是银监会批准设立的正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是消费金融行业的领导企业。西部网此次与捷信携手举办消费金融知识普及活动,希望能帮助陕西的消费者们真正了解消费金融给生活带来的便利,增强风险意识,树立健康的消费观。”

此次活动通过西部网读者平台募集参与者,他们大部分是来西安市自各行各业的年轻人。他们的职业生涯尚属起步阶段,收入较为稳定,具有旺盛的消费需求和一定的购买力。同时,这些青年人也面临着组建家庭、抚养后代、购房购车等一系列消费升级需求。对他们来说,在现阶段巧妙的利用消费金融服务,选择“合理地超前消费”方式,不仅可以预留出更多的资金用于个人创业、投资理财等,还可以逐步打造良好的个人征信记录,为今后享受更高规格的金融服务奠定基础。

在活动现场,捷信工作人员向参加活动的网友介绍了消费金融的发展历史,消费贷款与信用卡的区别,向消费者阐述如何科学地使用消费贷款消,以及如何保护个人信息等方面的内容。互动环节掀起了活动的小高潮,捷信工作人员现场邀请网友模拟消费贷款过程,设置重重关卡,最终能通过关卡的网友成功晋升为“消费金融达人”。

小李是活动现场的一名网友,毕业两年,在西安本地一家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希望尽快与感情稳定的女友建立家庭。但是由于工作时间短,收入有限,对于婚礼的各项支出显得力不从心。一次偶然的机会小李接触到消费金融,但是他对于目前市场上让人眼花缭乱的消费贷款产品还欠缺一定的甄别能力。“这个活动挺好的,尤其是模拟环节,通过模拟办理消费贷款过程中的各个环节,更容易让人理解怎么样跟进自己的需求、收入水平来选择适合自己的消费金融服务产品,还有如何保护个人征信等方面我都有了崭新的认识。”

作为国内消费金融行业的先行者与领先者,捷信在消费金融领域不断深耕,持续在全国各地开展了多场不同主题、不同形式的金融知识普及活动。今年5月10日,捷信与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在京共同启动针对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区的“金惠工程”,旨在扶持农村金融知识教育普及。未来三年,捷信将共捐款600万元人民币,用于在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实施农村金融知识教育识普及项目。

关于捷信

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是经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之一,其股东为国际领先的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捷信集团。截至2017年4月,捷信在中国的业务已覆盖29个省份和直辖市,312个城市,拥有82,000多名员工。捷信与迪信通、苏宁等全国知名的零售商有非常好的合作关系,通过超过20万个贷款服务网点,累计服务客户超过3,300万人次。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平衡做出了重要贡献。

捷信集团(Home Credit B.V.)成立于1997年,是国际领先的消费金融服务提供商,业务遍及中东欧地区、独联体国家、亚洲及美国。捷信集团主要向信用记录缺失或很少的人群提供负责任的贷款,以及简单、方便和快捷的消费金融服务。在每个开展业务的国家中,捷信集团都致力成为当地市场的领先者。凭借丰富的跨国运营经验和专业知识,捷信集团得以持续领先众多的同行企业。通过提供安全和优质的贷款体验,捷信集团积极地推动并发展普惠金融政策,覆盖传统银行贷款服务覆盖不到的人群--我们的很多客户都是第一次体验消费金融服务。捷信集团积极推动借款人生活水平的提升,同时满足借款人的金融需求。截至2016年12月,捷信集团在全球11个国家开展业务,累计服务客户超过7,000万,员工数超过12万,拥有超过27万个线下贷款服务点(POS)。

西部网总监饶建军先生致辞

捷信中国公关总监郝严致辞

捷信“消费金融知识沙龙”现场

沙龙现场情景模拟

现场网友提问金融知识

现场用户分享使用经验